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轻裘缓带的博客

神爱世人,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我们,叫一切信他的,不至灭亡,反得永生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信徒快乐秘诀(11)  

2013-03-25 07:04:59|  分类: 主内分享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信徒生活的难处 11.关于跌倒的难处

    这个题目也许会叫人一看吃惊。「跌倒!」有人要骇异地说:「我总以为进入了信心生活的基督徒,就不会再有跌倒的事了。」我对这问题的回答是:基督徒不应当有跌倒的事,并且也不必有,不过事实上却有时是的确有的;我们必须面对实际,不能空谈理论。没有内行人敢保险进入了信心生活的人就不可能犯罪了;只是主张说,犯罪的事在他们不再是不能避免的,并且他们前头已经有永远得胜的可能了。已经进入了信心生活的人都得承认,在他们自己的实际经历上,至少也曾偶然在片刻之间给试探所胜。

    我在这里所论的罪,当然是指着自知自觉的罪说的。我不是论不知不觉的罪,或是所谓我们的本性所带来的罪;那些罪都因基督的救赎而解决了,不会妨碍我们与神的交通。我没有意思推敲关于罪的道理,我也没有那样的才能;这些我要留给神学家们去研究、对付,我只要把信徒对于这问题的经历在这里讨论一下。

    我们作错了很多事情都是因为我们未蒙光照而自己不知道的,这些都可以算作误犯的罪。事情既然是由于无知而行的,就不会叫我们觉得自己被定罪了;这等罪不在本章所论之列。

    我亲眼看见过一件象这样的事情可以作例子。有一个小女孩子在一个炎夏的下午到书房里玩耍。她的爸爸睡在一张沙发椅上休息。桌子上有个美丽的墨水瓶叫小孩子看见了觉得好玩;当没有人注意的时候,她就爬上椅子把它拿下来,非常得意地走到她爸爸旁边,向他胸口白色的衬衫上倒下去。当她看见深蓝的墨水在洁白的衫上散并流下时,她高兴得忘形大笑!

    这事完全不是小孩子所该作的,但不能说是她的罪,因为她不能懂得更多。如果她年纪比较大了,她也听过人说了墨水瓶不是好玩的,她还这样作,就可以说她犯了罪。「人若知道行善,却不去行,这就是他的罪了。」(雅四17)我在本章论罪所要说的一切,盼望读者注意,都是只限于我们所明知的范围之内的。

    对于明知偶犯的罪如果应付错误了。便会叫信心的生活碰到重大的危机。当一个信徒已经照着他自己所信的踏上了圣洁的大道时。若忽然发觉自己犯了罪,他不是觉得全然沮丧而放弃一切,便要为着保持教义的完整而不得不设法把罪遮盖、推托软弱、不肯坦白对付。这两者对于圣洁生活的长进,都一样的是致命伤。唯一的法子就是立刻对付不幸的事实,坦自承认事情的真相,查明根源,寻求救法。我们与神结合的生活,无论对神对己都需要绝对的诚实。我们的福气只会暂时地被罪所妨碍,但我们对付罪若不够诚实,福气便定规会全然失去。我们绝对无须因偶然的跌因而沮丧并把一切都放弃;我们所信的教义的尊严也不会因此而受到影响。我们所讲的不是「生命的立场」,乃是「生活的表现」。圣洁的大道不是一个「地位」,乃是一条「道路」。成圣不是一件我们在经历上到了某一程度便可以拾得,并且以后就可以永远持有的东西,乃是一个需要我们时时刻刻活出来的生活。我们可能一时离开一条道路,但这条道路却不致因我们的傍徨而化为乌有,乃是随时都可以回去走的。凭信心而行事为人也是如此,我们可能因一时跌倒而伤心悲叹,但若已经适当对付了,却用不着让它扰乱我们完全奉献和倚靠的心;事过之后,更用不着让它再妨碍我们与神交通的快乐。

    要紧的是要立刻回到神面前去。我们不该因犯罪而不再倚靠神,却要因此觉得我们应当比从前更专诚地倚靠。我们受迷跌倒,不论是出于什么原因,沮丧总是绝对不能给予我们任何救药的。一个追求学习过信心生活的信徒,若因一旦犯罪而失望放弃,就好象是一个学走的小孩子,因跌了一交便躺着不肯起来再走一样。在这两件事上都应当立刻起来再试才行。当以色列人刚刚进入迦南时,在一个小艾城面前打了一次不幸的败仗之后,他们便非常沮丧!「民众的心就消化如水。约书亚便撕裂衣服;他和以色列的长老把灰撒在头上,在耶和华的约柜前,俯伏在地,直到晚上。约书亚说,哀哉,主耶和华阿,你为甚么竟领这百姓过约旦河,将我们交在亚摩利人的手中,使我们死亡呢?我们不如住在约旦河那边倒好!主阿,以色列人既在仇敌面前转背逃跑,我还有什么可说的呢?迦南人和这地一切的居民听见了,就必围困我们,将我们的名从地上除灭;那时你为你的大名要怎样行呢?」(书七59

    这是问等的绝望哀号呀!可是现在有许多神的儿女们却恰恰是这样,他们的心因为一次的失败便消化如水而哀号,「我们不如在在约但河那边倒好!所且自己预言更远的失败,甚至逆料将要在敌人面前完全崩溃。约书亚当时的确也是象我们现在惯常的看法,以为如此大败之后,沮丧失望不过是正常的情况罢了。但神的看法却不然。「耶和华吩咐约书亚说,起来,你为何这样俯伏在地呢?」(书七10)俯伏在地固然是谦卑的表示,但他们却不该这样情不自禁地极端沮丧,而应当起来面对罪过,把它除掉而重新「自洁」。

    神的吩咐常常是叫我们「起来自洁」,我们的试探却往往是叫我们「躺下沮丧」。我们觉得在得罪了神之后便立刻回到他面前去,是一件放肆的行为,甚至可以说是卤莽的举动;好象我们活该先为自己犯罪的后果吃一些苦头,并必须受自己良心的诸般谴责;我们不容易相信神果然肯立刻再接我们回到与他自己亲爱的相交中。

    曾有一个小女孩子用天真烂漫的口气对我表达她这样的意识。她问我:「我们求主耶稣饶恕我们的罪时,他是不是一定立刻就饶恕?」我告诉她:「是的,他当然是立刻就饶恕的。」「就这么快吗?」她怀疑地说。「是的,」我回答她:「我们一求,他就饶恕我们了。」「是吗?」她审思地说:「我不相信。我想他要先使我们觉得难过两三天。我想他还要使我们向他求很多次,并要求得好听,不能只象平常讲话一样。我相信那才是他饶恕的法子。不管圣经怎样说,你用不着叫我相信他会立刻饶恕的。」她这话说出了大多数信徒的心意;更不幸的是,大多数信徒不但这样想,并且这样行,以致把他们自己因沮丧懊悔而与神隔绝的距离,弄到比因罪所能造成的距离,不知道要远了多少倍!我们如此看待神,却绝对不愿意我们自己的孩子对我们作出这样的事,我实在不明白我们为何会对神抱着这样的思想。一个顽皮的孩子作错了事,若失望地独自躲起来懊悔,怀疑母亲不肯饶恕他,这在做母亲的人是问等伤心的事!换过来说,这个悔改的小孩子若立刻跑到母亲跟前来求饶恕,她要如何用整个的爱心来欢迎怀抱他呢!我们的神就是有这种恋慕的爱,他才对我们说:「你们这背道的儿女阿,回来吧!我要医治你们背道的病。」(耶三22

    其实我们自己一知道犯了罪的时候,就应当同时有认罪和得赦免的感觉才对。这种感觉对于进入了与基督一同藏在神里面的生活的人,在他们坚定不移的道路上,尤其是明显的;因为他们决不忍自己与神有须臾的分离。

    我们在这道路中行走,必须时刻仰望耶稣,倘若我们把眼睛转过来看自己的罪和软弱,就一定会立刻离路走迷。所以凡以信心踏上了这条大道的信徒,倘若一旦发觉了自己被罪所胜,就当立刻逃避罪往主那里跑。「我们若认自己的罪,神是信实的、是公义的,必要赦免我们的罪,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。」(约壹一9)信徒决不可以把自己的罪隐藏起来,借故文饰,或是企图拖延而把它忘掉。我们应当效法以色列入(参书七),「清早起来」,「跑到」罪恶所藏的地方,把它从那里「取出来」,「放在耶和华面前」。我们必须承认自己的罪,把它消灭掉,象以色列人处置亚干和他所有的一样。然后就当相信神照着他的信实,必然已经赦免了我们的罪,也已经进一步洗净了我们一切的不义。同时我们也当凭着信心相信自己已经蒙赦免洁净了,并当从此比前更用心、更专诚地倚靠。

    当以色列人的罪一经发现并除掉了,神的话就立刻再临到他们而给他们一个愉快的安慰:「不要惧怕,也不要惊惶;……我已经把艾城的王,和他的民、他的城,并他的地,都交在你手里。」(书八1)这就是叫我们要比从前更加壮胆,更加完全地把自己交给神,好让他的大能得以更彻底地在我们「心里运行」来「成就他的美意」(腓二13)。再者,我们对于已经这样承认过并蒙赦免了的罪,就当随即把它忘掉。我们不要再记挂它、分析它,而沉溺于不胜痛苦懊悔之中。我们不要把它摆在高台上,仔细观看,把它扩大到一个地步,竟致遮掉神而叫我们看不见他。我们应当效法保罗,「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,向着标竿直跑,要得神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」(腓三1314)。

    这里我要举出两个相对的比方。一个是一位热心的信徒。他在教会里积极服务,享受了好几个月极其平安喜乐的生活之后,忽然遇见试探,没有好待一位弟兄。他本来想自己不会再犯这样的罪了,所以他立刻陷入很严重的沮丧状态中,而断定是自己全然看错了,以为自己根本还没有进入信心的生活。他的沮丧越久越厉害,后来觉得绝望了,竟致承认自己定规还没有重生,便完全灰心了。他从此度过三年极其悲惨的生活:离神越久越远,犯罪越来越多,直到他自己和周围的人都看他不如死了倒好。在可怕的重压之下,他的身体衰弱了,人家也怕他会发疯。三年之后他遇见一位女信徒,她明白我在本章所论关于罪的道理;两人彼此谈了一会,她全然了解他的情形,立刻对他说:「你当时待弟兄不好是犯了罪,那是毫无疑义的,你也不可以想法推诿。但是你曾向主认罪并求他赦免吗?」「认罪吗!」他说:「怎么不曾。在这惨痛的三年期间,我什么都没有作,日夜都在认罪并求神饶恕我。」「然而你一直都不信他已经饶恕了你吗?」女信徒问他。「不,」但个可怜人回答说:「我那里信得来呢?因为我从来没有感觉到他已经饶恕了我。」「但是如果他曾说过他必饶恕你,你要不要相信那就比你自己的感觉还强呢?」「噢,是的!」他回答说:「如果神说了,我当然要相信的。」「那就好了,他确实说过的,」女信徒一边说,一边翻到上面所引约翰壹书的章节,高声朗诵给他听,接着再对他说:「你三年之久屡屡认你的罪,而神的话却一直就向你宣告说,他是信实公义的,必要赦免你、洗净你;可是你并没有一次肯相信。你这样不信他的话,便是一直地『将神当作说谎的』呢(约壹五10)!」

    这个可怜人这才恍然大悟、目瞪口呆、惊惶无措!当女信徒提议一同跪下,要他承认过去的不信和所犯的罪,并即刻接受现在的赦免和现在的洁净时,他俯首帖耳唯命是从。但结果却是辉煌的。他既蒙了光照,黑暗立刻消除,而大声赞美神奇妙的释放。这时他凭着信心,在几分钟内便回头走完了他疲劳跋涉了三年之久的长途,重新回到主的安息里去,快乐地欣赏他全备的救恩。

    另一个比方是一个女信徒的故事。她继续享受了几个礼拜久的信心生活,也已经有了很光辉的得胜经验。后来她忽然不能自制地发了一次大脾气,沮丧的怒潮一时冲扫着她的心灵。试探临到了:「你看,那就给你证明了一切都是错误的。当然,你不过是完全受骗的罢了,信心的生活你根本就没有进入过。现在你倒不如索性放弃吧!因为你再也不能比这次作更完全的奉献、更专诚的倚靠了;这种圣洁的生活显然不是给你过的!」这些思想突然涌上了她的心头;但是她在信主的事上曾受过良好的训练,她立刻回答说:「不错,我犯了罪,这是很伤心的。可是圣经说:『我们若认自己的罪,神是信实的、是公义的,必要赦免我们的罪,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』;我相信他必照行的。」愤怒未消,她便毫不犹豫地赶快跑进卧室去,独自在床边跪下祷告说:「主阿,我认我的罪。我犯了罪;就是此刻我还是在犯罪。我恨它,可是我不能把它除掉。所以我带着惭愧的心和蒙羞的脸来向你认罪。现在我相信你必照着你的话赦免我、洗净我。」她高声地这样呼求,因为她心里太乱了,不能让她安静地祷告。当「赦免我、洗净我」几个字一迸出口时,她立刻得着释放!主说:「住了吧!静了吧!」就大大的平静了(可四39)。光明和喜乐象潮水般充溢她的魂,魔鬼逃跑,她靠着那爱她的主而得胜有余了。从她犯罪、求赦免、一直到恢复快乐的整个过程,不过五分钟罢了;然而,她的脚步却从此能更稳妥地在圣洁的大道上往前奔跑。「亚割谷」(书七24)变成了她的「指望的门」(何二15),她觉得有更深长的意味来再唱那拯救之歌——「我要向耶和华歌唱,因他大大战胜」(出十五1)。

    由此我们可以看见,我们不论落到任何地步,唯一的救法就是倚靠主。这既然是我们所当作的,而且我们所能作的也不过这么多,我们何不立刻就倚靠呢!「除了倚靠之外,我还能作什么呢?」是我所常常碰到的问题。我们既然最后还是不得不要单纯倚靠,何不现在一开头就倚靠呢?我一想到就恍然大悟,凡要寻求释放而先企图用其它任何办法,都是愚笨不过的事。我们所进入的乃是「信心」的道路;倘若我们在信心上跌倒了,除非增加信心,便绝对没有恢复的可能。

    所以如果有任何跌倒的事情发生,你只好因此被逼而立刻亲近主,更完全地交托、更专诚地倚靠;这样你就必发觉,跌倒虽然是伤心的事,它却不会把你从安息里面拖出来,也不致使你与主的甜蜜交通受扰过久。

    能这样对付跌倒的人,比较在失望懊海中需要消磨一些时光的人,定规会减少重复跌倒的可能。如果他们不免有时再次跌倒,并且仍能照样对付,他们跌倒的次数也定规会越来越少,直到最后完全不再发生。这功课有些幸福的人一次就学得了;但对于学习比较迟、得胜比较慢的人,也一样地是大大的福气。

    上面已经说明了犯罪得释放的方法,我现在要说一点关于这个有全备救恩的生活所以会跌倒的原因。这不是因为试探的力量大,也不是因为我们自己太软弱,更不是因为我们救主的能力不够大,或是她不愿意救我们。神应许以色列人的话是直截了当的:「你生平的日子,必无一人能在你面前站立得住。」(书一5)他给我们的应许也是一样确定的:「神是信实的,必不叫你们受试探过于所能受的;在受试探的时候,总要给你们开一条出路,叫你们能忍受得住。」(林前十13)艾城「那里的人少」,但攻破了坚固的耶利哥城的以色列入,「竟在艾城人面前逃跑了」(书七4)。不是敌人的力量大,也不是神撇弃了他们;他们打败仗的原因并不在此,神说:「以色列人犯了罪,违背了我所吩咐他们的约,取了当灭的物;又偷窃,又行诡诈,又把那当灭的放在他们的家具里。因此以色列人在仇敌面前站立不住;他们在仇敌面前转背逃跑。」(书七1112)打败他们的是看不见的罪。在大军营中一个不受注意的帐棚里,地下藏有神所不喜悦的东西;就是这一点看不见的小东西使全军在仇敌面前束手无策。「以色列阿,你们中间有当灭的物;你们若不除掉,在仇敌面前必站立不住。」(书七13

    这个教训就是说,我们所抱的心意如果不合乎神的旨意,无论看来多么轻微,无论藏得多么隐密,都必使我们在敌人面前崩溃。任何恨人的心思,自私的念头,苛刻的批评,行道的懈怠,以及疑惑的习惯等等——凡属明知故犯的,无论犯多犯少,都必将有效地摧残瘫痪我们属灵的生活。我们可能把罪藏在内心的最深处,把它遮盖起来,甚至否认它的存在,但是我们不能不一直地暗中感觉到它老是在那里。我们可能决然不去管它,坚持圣别奉献和专诚倚靠的言论;我们可能在教会的工作上更加热心,对真理和信心的道路更加留意。我们就外表看来,可能似乎已经达到了稳操胜券的地步,可是我们的心里明白,自己正在忍受惨败的煎熬。我们可能惊异、疑惑、失望、求告。然而,除非把罪根从它藏身之处揭发显露出来,摆在神面前,一切都是徒然无益的。

    所以,凡在这圣洁的大道上行走的信徒,一旦不幸跌倒了,就当赶快把罪根拔出来——不是因那件试探太厉害,乃是因在背后作祟的东西,就是在圣别奉献的事上隐藏在自己心里的缺点。正如头痛,它本身并不是病根,乃是身上别处有病的一个征候;照样,在这等基督徒,他们的跌倒也不过是一件恶根的前兆,而那恶根却可能潜伏在另一个完全不同的地方。

    这恶根有时可能藏在仓卒看来似乎是美好的行为上。俨然火热的见证,骨子里可能含有批评别人的恶意,或是炫耀自己的企图。俨然虔诚的态度,可能毫无基督徒的爱心。俨然认真的办事,可能完全没有倚靠神。我相信我们的保惠师,即是住在我们里面的圣灵,常常有在隐密中借着我们良心的一点抑制和呵责,将这些事指示我们叫我们无可推诿。但我们却很容易忽略他温柔的声音,而固执己意,漠然无动于中;这致命的恶根便继续存在我们心里,而引致许多想不到的失败。

    在我理家的职务上曾发生了一件事,可以作个绝妙的比方。有一次我们租了一间新房子,搬进去时我到全屋各处查看,在地窖里发现了一只干净的大木箱,钉得很牢靠。我心里曾打算把它搬出来撬开看里面有没有什么东西,但它好象是空的,看来又干净,尤其是要把它从地窖里搬上来是很吃力的事,就决定把它留在那里。每年春秋打扫房子时,我一记起那只箱子,心里便有点不安,觉得一间十分干净的房屋,里面还有一只未曾开过的箱子,总不免是一件大意的事,箱子外面固然干净,谁能说里面没有肮脏的东西?可是我每次都把疑念打消,没有去动它,因为我怕搬起来查看的麻烦;所以那只箱子就安然地在我们地窖里摆了两三年。后来忽然莫名其妙地我们满屋都是蠢虫!我用尽一切的办法去防备、扑灭,可是全然徒费心力而毫不见效。它们越来越多,大有威胁我全家所有的危险。我疑心它们在地毡里生的,就把所有的地毡都大洗一次。又怕是从沙发椅里出来的,就把全部沙发都拆开重新整理。什么都动过了之后,蠢虫还是不见得会减少。最后猛然想起那只箱子,就立刻把它搬出来敲开一看,果然有成千成万的蠢虫峰涌飞出!定规是以前的住户在箱子里面装有会惹蠢虫的东西所招致的。这就是我一切困恼的原因。

    所以同样地,我相信有些好象无害的习惯或任性,有些似乎渺小不足介意的事情,我们为这等事虽然在良心上时或有一点不安的感觉,可是没有坦白地把它暴露出来,让神洞察一切的眼睛去查看--这就是我们的属灵生活所以失败的根源。我们不肯交出一切。有些秘密的角落还锁着不让主进去。有些恶根还藏在我们心里的隐密处,所以我们站立不住,仇敌一攻击,我们便打败仗了。

    为要提防跌倒,或是跌倒了要找出它的原因,我们当常常学大卫的祷告:「神阿,求你鉴察我,知道我的心思,试炼我,知道我的意念;看在我里面有什么恶行没有,引导我走永生的道路。」(诗一三九2324

    可是,亲爱的读者,请你千万不要因我这样论跌倒,便以为我相信跌倒是必须有的。其实不然。主耶稣能够照着先知论他的话拯救我们脱离仇敌的手,叫我们「可以终身在他面前,坦然无惧的用圣洁公义事奉他」(路一7475)。所以我们人人都当昼夜求主保守,叫我们不要犯罪,来作他「能拯救到底」这句话的活见证;我们也不可以懈怠,务要学习完全顺服、专诚倚靠,直到他「在各样善事上成全我们,叫我们遵行他的旨意,又借着主耶稣基督在我们心里行他所喜悦的事;愿荣耀归给他,直到永永远远。阿们」(来十三21)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